新的一年,日剧片库更新了

新一年的初始,马不停蹄地度过了一整个日剧月。在这以前,我只看过两部日剧,分别是《流星之绊》和《火花》。所以我要宣布,我的日剧片库终于更新了。

由MIU404开启的日剧月,跟随野木这条线索追下去,是《非自然死亡》《逃耻》及今年的特别篇。同时,观看了MIU404两位主演初次合作的《产科医鸿鸟》第一、第二季。还遇到了本月最喜欢的《最完美的离婚》,又选择了坂元的另一部作品《四重奏》。花了很多时间看《怒》,虽然不算日剧,但正片两个半小时,DVD特典四个小时的总量几乎是小半部日剧了。花了更多的时间看《胜者即是正义》第一、第二季和特别篇。最后趁着吃饭的时间,看了星野源东京演唱会。

昨晚睡前就在思考,要以这些内容更新博客。结果闭着眼睛考虑思路,不知不觉越走越远,导致很晚才睡着。至于想了些什么,现在我回忆着,毫无框架可言,只是一些碎片化的联想。比如,结夏心情沉重地靠在目黑川的桥上,这时,她抬起胳膊,发现袖口被黏上了一坨脏兮兮的口香糖。如果用一个画面形容《离婚》给我留下的印象,我会一下子想起这些。生活的真实由这些无理而可笑的情节组成,细细地折磨着我们。《火花》的编剧又吉直树在一档节目里和演员绫野刚讨论起这个话题,又吉直树说,就好像夏天夜晚那些在公园里分手的情侣,他们一边说着分手的决定,一边无奈地拍打着大腿,驱赶吸血的蚊虫。又譬如光生有一次和结夏吵架,两人坐在桌前,你一言我一语,又不断地把跳上桌的猫捉下去。

《离婚》另外一对上原夫妇,主要通过滨崎夫妇的视角望过去,很少表现他们家庭内的互动。有一次,灯里在一旁沏茶,看谅把篮子里的毛巾叠起来。后来她让丈夫去洗澡,自己一言不发地重新叠了一遍谅刚整理好的毛巾。《四重奏》里用到了同样的细节,而且是浓墨重彩地展开,从多个层面探讨炸鸡要不要挤柠檬汁的话题。其中一个层面,是卷姐偶然间发现,他的丈夫不喜欢炸鸡加柠檬汁,可他从来没有对自己提起。丈夫也从来不说,他最爱的电影卷姐却看得睡着了。卷姐把婚姻里的伴侣看作家人,习惯着另一个人的存在以至于无法失去。而丈夫想要寻找的幸福,和结夏拒绝快递小哥的理由是一样的。身边有一个真实的例子,一对新婚夫妇,早餐后,丈夫随手冲了冲杯子上班去了,妻子等他走以后,重新认真洗好杯子。她不对丈夫说起,纠正他的习惯,让他下次把杯子洗干净一点,却和女性朋友分享了这个故事。改变他人很难,即使是成为夫妇,还是懒于改变和试图改变对方。结夏对光生说,我不想改变你不要孩子的念头,因为我喜欢的就是那样你。可是,我所认为的幸福,和你的幸福并不相同。叠毛巾的方式、洗杯子的干净程度,虽然麻烦一点,但或许是因为被喜欢的对象麻烦着,所以日子也那样过去了。而滨崎夫妇遇到了不是靠麻烦对方就能解决的问题,结夏先于光生意识到了,并且看到了,如果没有一方肯为对方改变,他们的结局只有分手。

在日剧月里,被另一位编剧支配了很多时间和精神。野木的作品总是在一个外壳下讲述另一个故事,输出她的观点。在法医的外壳下,剖开一副皮囊,人类需要真相,在接受真相的那一刻获得慰藉。在刑侦的外壳下,反映社会问题,并推动社会的改变。在恋爱的外壳下,探讨婚姻是一种什么关系。无论是雇佣还是合伙人关系,都破产了。也只有走过这段路,才发现,一个人活着麻烦,两个人一起活也是麻烦,相互麻烦、相互磨合,才能把婚姻经营下去。在新冠元年刚刚过去的这一个月,看这样的作品,虽然是藏不住的说教,然而给人温暖踏实的力量。

之前很少看日剧是因为无法接受脸谱化的人物。这种塑造人物的方式更接近二次元漫画一点吧。所以,同样难以接受《胜者即是正义》。最喜欢的案件是最后的特别篇,意外也很必然地发现,这部的评分相比第一、第二季和第一季特别篇低很多。

在写下这些话的时候,正播放着《火花》的电视剧原声。《火花》依然是我最爱的日剧,没想到第二部就遇到了,很幸运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借助 WordPress.com 创建您的网站
立即开始
%d 博主赞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