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ARKS

本文包含日剧《火花》所有关键情节的剧透

在写这篇文章以前,我特地去地图搜索了吉祥寺在哪里。看剧时,一直想着既然故事发生在东京,就一直把我记忆中的东京和剧里的画面叠加在一起。直到在地图的搜索结果中发现,吉祥寺站位于东京都武藏野市,离东京市中心距离很远。很快地,围绕着吉祥寺站周边,我找到了武藏野咖啡店、井之头恩赐公园和口琴横丁,也就是德永和神谷两人经常喝酒的暖帘小路。我搜索了从银座到这里的距离,车程半小时。吉祥寺紧邻着三鹰市,甚至绕到井之头公园的另一侧,就是三鹰之森吉卜力美术馆。当故事找到了现实中的位置,一切变得清晰而立体起来。

但是故事的起点在距离东京更加遥远的热海市海滨,从两个年轻人神神叨叨的对话开始。他们以极快的语速,像机关枪一般,商量着大概是关于养鹦鹉的事。养一只鹦鹉,训练它在你回家的时候,跟你说话。听上去,好像很无聊。渐渐地,我才发现,实际上他们在排练一个节目。节目的内容就是关于养鹦鹉的搞笑段子,形式有点像中国的相声,在日本叫做“漫才”。写到这里,我第一次搜索了这个词条。这是和大阪有所关联的一种喜剧表现形式,表演者往往带有关西口音。漫才大多由两人组合演出,一人担任较为滑稽的角色,负责“装傻”,另一人则是比较严肃的角色,负责“找茬”。两人藉由互动讲述段子,笑点一般是两人之间的误会、谐音和双关。剧中的两个年轻人,德永和山下,德永是“装傻”的角色,同时也负责写段子,两人的作品从来都由他一人执笔。山下扮演“找茬”,这个角色有点像相声中的“捧哏”。他们正是从大阪来到东京,在漫才演艺的道路上奋斗着。

从小和家人一起在电视机前看漫才表演的德永,拉着一起长大的山下,把喜欢的事变成了人生理想和事业。高中时,他们便同代理公司签约,渴望着有一天能从小舞台走向萤屏。他们把鹦鹉的段子排练了一遍又一遍,在公园里背、在澡堂背、喝咖啡的时候背、走路的时候背,甚至连山下的女朋友都能倒背如流。热海夏季的花火大会,德永和山下作为SPARKS组合登台表演。SPARKS,火花,就是这部剧的题名。

可惜期待已久的火花大会表演,他们只是作为陪衬。大家对“火花组合”的鹦鹉段子不感兴趣。人群熙熙攘攘,争着赶着去看即将开始的烟花。同样受到冷落的还有“阿呆二人组”,漫才表演的前辈组合。I see reflections in your eyes. 主题曲响起。可能是同行的心心相惜,或者被神谷的桀骜狂狷吸引,德永由此认识了“阿呆二人组”的神谷。深夜居酒屋,酒酣耳热之际,德永想拜神谷为师,神谷要德永为他立传。第二天,小德买下一支很贵的钢笔,在路上奋力向前奔去。

返回东京的火花组合,面试屡屡失败,事业毫无起色。代理社只能为他们安排一些穿着动物头套,参加超市牛肉促销的工作。结束了一天疲惫的工作,小德深夜走在回家的路上。一个抱着吉他奋力弹唱的年轻人在黑暗中像一团火焰,小德停了下来,从口袋里取出1000日元,默默投入琴盒。回到一居室的住处,他并没有忘记写书的事。这时,有人敲了敲门。原来刚才弹吉他的年轻人是小德的邻居,这1000日元是两人之间的约定。小德为他捧场,事后分文不少地归还。小德希望他不要再拜托自己做托了,他说:再坚持一下,再坚持一下就好了。

小德收到师傅的短信,神谷也要来东京了。他们一起走出吉祥寺站,信步来到井之头公园。公园里热热闹闹,不少民间艺人正在表演。其中有一个黑人小哥,漫不经心地打着非洲鼓。神谷对着他突然发起了无名怒火,因为小哥没有用满腔热情对待表演。“把你最拿手的表演展示出来吧!”小哥一时被神谷吓住,认真听话地打起了鼓。随着愈发密集的鼓点,神谷应和着节奏舞动起来,随口呐喊着:打太鼓、打太鼓的小哥,戴红巾、戴红巾的小哥,龙啊龙啊觉醒吧,跟着太鼓舞动吧!他一遍一遍地呐喊着,全身心地投入到鼓声中,黑人小哥也受到感染,更加卖力地配合表演起来。他们全然忘记了从天而降的大雨,继续忘我地表演着。小德拉起师傅快跑,然而黑人小哥依旧沉浸在鼓声之中……

小德带着师傅跑进自己常去的咖啡店——武藏野咖啡店躲雨。离开时,店主好心地送予他们两柄雨伞。可惜来到商店街,雨很快便止住了。“为什么雨伞要被辜负呢?为什么一番好意要被辜负呢?”神谷又唱起自己刚编的太鼓歌,两人快乐得像疯子一样挥舞着手中的雨伞。

东京的生活就这样在继续。火花组合的漫才表演渐渐卖座,甚至有了第一次专场表演。小德经常和师傅在各种面试选拔见面。他们相互发短信问候,其中埋藏着只有彼此懂得的梗。他们一起在暖帘小路的居酒屋喝酒,喝到错过末班电车。他们躺在空无一人的商店大街上,学流浪汉踩易拉罐而拼命跺脚。从半夜走到天明去神谷借宿的真树家。

阿呆二人组的表演因为神谷一再坚持的某些原则,比如段子的完成度,或是大胆的创新,或是对所谓的专家的蔑视而发展不顺。但小德明白师傅对漫才执着的追求,以及随时准备好把自己的所有都投入于表演之中,不忌讳、不回避任何段子,只要是表演需要的,他都会去做。就像他能镇定自若地切开炸巨根一样。神谷也因为小德的这番理解而格外欣赏他。

代理社来了新的漫才组合。显然,对方比火花组合更懂得变通,混得更好。对方邀请小德去观看他们的表演,小德心有不甘而随口应付着。弹吉他的邻居告诉小德,自己将要离开东京回农村老家。“请回农村也不要放弃弹吉他啊!”小德鼓励着邻居,“只要有街道,就有音乐的小小天地”。“可是,街道没有观众,只有牛羊”。邻居落寞地回应道。离别的车站,邻居站在街上最后一次弹起了吉他。小德不由自主地摸出1000日元,放在了琴盒里。这一次,他没有想着再会收回去了。眼前因为生活现实而被迫中断梦想的邻居,让他想起了刚刚闯入漫才界的后辈们。对方不是邀请了自己吗?为什么自己不能放下过去的不愉快,赶去支持呢?大家都是一样在路上的人啊。小德扭头就跑,身后吉他的弹唱一声声传来,他头也不回地向剧场跑去。还好他赶上了。从剧院走出,拥挤的人群中,他抬头看见夜空中绽放出一朵美丽的火花。小德多想伸手抓住这一瞬间。

内向的小德多亏了他的搭档山下,火花组合一路走来,离不开他的对外交际。山下善于言辞,也懂人情,在代理社的跨年聚会上和女同事玩得游刃有余。新年的热闹都是他们的,小德离开公司,想去咖啡店跨年,这样的日子里他当然吃了个闭门羹。他口中念叨着漫才的台词,深夜自言自语地走在黑漆漆的公园里,被警察认为形迹可疑而拦下。冷冷清清的派出所里,警察了解前因后果以后,为他做了泡面。两人对坐,新年的焰火响起,“你是漫才师,能不能给我讲个段子啊?”小德低下头,“我现在没有啊”。

神谷邀请小德和他一起去真树家庆祝新年。热气腾腾的火锅,和神谷、和大姐姐一样的真树嘻嘻哈哈,扮扮鬼脸,拉拉家常,让小德倍感温暖。神谷一直没有同真树结婚,或者把她叫做女朋友什么的,甚至叫真树再找其他能成家的男人,不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。真树为了神谷的吃喝用度(神谷和小德出去喝酒,他一直拦着小德坚持回回请客)在风俗店打工,对他的劝告无动于衷。

火花组合终于迎来了一场重要的选拔,小德的师傅阿呆二人组也在参赛人员之列。小德为表演精心准备了新的段子,两个人信心满满、势在必得。其中有一个环节,山下认为应该迎合观众,改用相对通俗的梗。可是小德更喜欢另外一个。两人僵持不下,排练一度中断,直到开演以前,小德还不肯舍弃自己喜欢的梗。正式上场了,山下的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。终于到了那句台词,小德最后说出的是改用的梗,场下观众的一片笑声。轮到师傅上场,小德十分关注。大家都知道,阿呆二人组在圈内徘徊已久,一直无法火起来,这一次可称得上是背水一战。第一次表演,阿呆二人组逗得大家哈哈大笑。连评委都说他们以前过于严肃,常常跟观众之间一头热一头冷,没想到这次接地气了有进步了。第二次表演,他们居然以同样的内容开头。正当大家一头雾水之际,小德这才发现,师傅第二次的表演竟然播放了第一次的录音,以对口型穿帮作为笑点,不得不说是一次非常厉害的创新。比赛结果宣判,小德的火花组合获得第三名,而阿呆二人组名落孙山,评委还当面讥笑他们利用音响效果是一种作弊。第一名的获得者却是因为临场道具失误,阴差阳错地以装傻卖蠢制造笑料,赢得观众好评。神谷为比赛失去专业性,同时又不肯包容新的形式而愤愤不平,阿呆二人组从此也一蹶不振。

另一边,火花组合藉此得到了不少出镜机会,甚至能在电视节目的固定时段表演。小德在理发店的朋友为他染了头发,虽然对方是新手,染得颜色不均,但小德有了一头酷酷的白发,受到了更多粉丝的追捧。电视制作人要求火花组合做出改变,不顾漫才固有的节奏,以迎合大众为目标为他们的表演注水。虽然小德非常为难,但为了节目效果而做出了一些让步。

神谷的生活在上一次比赛失败后遭到了第二次打击。真树找到了成家的对象,神谷不得不尴尬地搬离,从此流落街头。他不断借钱,借完钱依旧请小德喝酒,但小德却远在银座陪电视制作人应酬。小德有一次收到电话后,从银座打车来到暖帘小路。掀开居酒屋的布帘,发现神谷也染了一头白发。他内心充满不解,而又无奈,昔日那个呐喊着太鼓歌,大力跺脚的师傅为何变得如此陌生?

同时,小德发现山下也改变了。他对排练不耐烦起来,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。后来,小德发现山下瞒着他偷偷报名了电视剧试镜。而山下满心愧疚,无法对小德出口。山下和女友搬到了更好的公寓,小德也从原来那栋小楼离开。他发现曾经那个喜欢在楼道里堆积二手古董的老爷爷已被房东赶走。搬家日,小德收到了师傅的乔迁大礼——高高大大的古怪盆栽。

小德和师傅一起喝酒的时间越来越少。分离时,他们也不再同路。望着师傅远去的背影,他学着神谷的样子,在空荡荡的街上狠狠地跺着易拉罐。在一次上电视节目的当晚,师傅约着小德逛遍了许多地方,小德一再按掉山下催促的电话。最后,小德终于跟师傅说,晚些时间自己有事,不能陪他再逛下去了。神谷笑了笑,骗他要赛跑,没想到一声令下,他跑向了另一个方向。小德目送师傅离开以后,也差点没赶上节目直播。由于节目临时变动,他们的演出时间被大量压缩,没有达到效果。

神谷重新找到了一个愿意收留他的女人。他请小德去做客,吃的还是从前那样的火锅,但一切物是人非。电视中开始播放火花组合的节目,节目中出现了大量小德从前鄙视的注水笑话和夸张表演。师傅一言不发,小德愧疚地低下头去,默默流泪。而神谷呢?他和小德一样染着白发,一样地想要引起别人的注意。两个曾经彼此鼓励着、欣赏着,追求漫才演艺事业的人,当初的那份执着,如今又在哪里?师傅站起来,剪去了自己的头发。

火花组合的发展进入瓶颈。在一次小德拒绝制作人的宵夜邀约以后,“火花”就在电视中消失了。小德又要搬家了。师傅送给他的盆栽,进不了他的小公寓。被放在河岸边,留给了收破烂的流浪汉。“他发现时该有多惊喜呐”——就像小德以前和师傅去喝酒,师傅说对面有一个寂寞的大叔,一直一个人来喝酒,如果我偷偷帮他付了账,他发现时该有多惊喜呐。两人哆哆嗦嗦地在寒风中等着,就为了看一眼那个素不相识的大叔,被陌生人付账以后的表情。其实两人并没有等到多么好笑的场面,大叔就这样走了——后来小德才发现,这位大叔其实是一个发掘漫才师的剧作家。

山下和女友来拜访小德,请小德做见证人,因为女友怀孕,他们要结婚了。山下说,他不能再给小德搭档,一起做漫才了。

在结婚登记的路上,三人无言地走着。突然,山下的女友说:以后我一人在家里的时候,养一个宠物吧?养什么呢?就养鹦鹉吧。她说的正是小德和山下排练过的台词,因为他们说了太多遍,她也背了下来。山下接了下一句话,小德接了第三句话……一路上,他们最后一次表演了这个关于鹦鹉的漫才。

最后的告别演出开始了。在那个小小的舞台上,小德正话反说,说和山下在一起表演漫才的十年是最不幸的时光,他希望山下和女友永远不会幸福,希望台下的观众:去死去死去死……

社长说,他们十年前还是高中生就来表演漫才,他被小德和山下的执着打动,就签下了他们。一位同事说,你们已经坚持那么久了啊!告别的那场散伙饭,大家吃得很不是滋味。在最后一排靠在墙上看他们演出的神谷,留着眼泪。他没有告别就消失了。

曾经给小德染发的理发师准备离开东京,去伦敦发展。告别之际,小德祝福她一定要幸福。当面说不出口的是那一句:我喜欢你。小德不想和除了山下以外的人搭档,也离开了漫才圈,当起了房地产业务员。

有一次他给人介绍房子,发现前来租房的年轻人,和自己当年一样怀揣着漫才的梦想来到东京。在他们眼里,一切都是崭新的,充满着希望。他想起了师傅,失去联系的神谷现在怎么样了呢?找到阿呆二人组的另一人,德永才知道师傅欠下巨款,去了国外以后杳无音信。

神谷终于有一天找到了德永。在居酒屋见面时,德永发现师傅像做错坏事的孩子一样局促不安。因为他做了F罩杯的隆胸手术。等他迷迷糊糊做完手术以后才幡然醒悟到自己究竟做了什么。曾经靠着灵性和机智的语言惹人喜爱的漫才师,最终只能以生理上的错位博人一笑。更何况这种带有歧视的手段注定是失败的。德永面对连师傅自己都无法接受的一对巨乳,大哭一场。

一年一度的热海花火大会又开始了。神谷和德永这一次坐在海滩上看着烟火。他们还是去同一家居酒屋喝酒。还是当年同一个招待,但她早已忘了神谷曾经说过的玩笑。在温泉酒店,德永打开写了好多年的神谷传。他没有忘记当年在热海的承诺。神谷泰然自若地泡在热水中,头顶上是一轮明月。没来由地,神谷想起了那首太鼓歌。起先是哼唱,接着,他唱得越来越大声:打太鼓、打太鼓的小哥,戴红巾、戴红巾的小哥,龙啊龙啊觉醒吧,跟着太鼓舞动吧!他又变成了往日的那个师傅。他赤身裸体地站了起来,舞动着,呐喊着,激动地捶打着玻璃,不管不顾地吵闹着。德永注视着师傅的眼睛,那一瞬间,他仿佛再一次看见了昔日的火花。德永重新提笔写下:只要他活着,就不是BAD END。神谷的故事还在继续。

这部剧的开头让人看不下去,但音乐很吸引我,所以慢慢看完了。即使在第四集吉他小哥返乡前的最后一曲,也没有极大地打动我。可是临近结尾三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讲鹦鹉的故事让我心里一抽。他们讲的漫才都踩不到我的笑点,可是SPARKS的告别演出不知怎么就让人哭了。吉他小哥后来重新回到吉祥寺的街头,真树结婚了,带着孩子在德永和神谷去过的公园散步,那个被房东赶走的老人开起了一爿二手家具店,德永送还雨伞给咖啡店的老板,希望他与女儿和好如初。不过有些人再也没有回来,譬如回大阪结婚的山下,他做起了手机推销员,去伦敦的理发师,恐怕和德永再也不会见面。这部剧看时不过如此,温吞水一般絮叨,堆砌着生活的点点滴滴。而看完越是回想,越回味无穷,诉说着人生的几许无聊、辛苦、荒谬,可也有那么些时光的执着,令人感动着。这里面有典型的日剧跑、东京丧,丧过了又告诉你,只要活着,你就已经很努力了,你就还有重新找回自己的可能。

不知不觉,把整部剧的剧情写下来,又回味了一遍,不知道在细节上是否有出入。十年以后,再看一遍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借助 WordPress.com 创建您的网站
立即开始
%d 博主赞过: